收藏本站 | 帮助 | 微博   微信 您好,欢迎来到旭途旅游网,中国高端私人订制旅游品牌之一!始于2003年  登录 | 免费注册

028 66000601

您当前所处的位置:首页 > 出国旅游 > 非洲旅游 > 毛里求斯旅游 > 旅游资讯

从毛里求斯到中国,我用了一生的时间。

来自:毛里求斯

八月初广州市天河北的一间书店里,一场名为《行动中的价值观:中国文化在多元环境中的作用》的讲座上,79岁的主讲人曾繁兴,身份是毛里求斯前文化与艺术部长。 而一天前,他来到羊城晚报社接受专访,与副总编辑孙爱群用客家话把手言欢,此时的身份是客家华人。 “非洲客家人”、“毛里求斯的华人部长”、“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都是曾繁兴的“标签”,他曾说:从毛里求斯到中国,我用了一生的时间。而他在与海外影响最大的中国晚报——羊城晚报的记者碰撞后,会产生什么样的火花?如何从海外政要视点看待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如何看待自己的华人身份? 客家的孩子 1938年,曾繁兴出生在毛里求斯路易港的华人聚集区,父亲是客家人,来自广东梅州市梅县。在接受《羊城晚报》的采访时,这位在海外生活了70多年的老人还可以用一口流利的客家话与记者交谈。 起初,父亲的店铺经营得不错,曾繁兴的童年过着富足的生活。后来由于家庭的变故,他随家人搬到市郊,这里汇聚了来自不同民族、拥有着不同文化的居民。 在毛里求斯这个多民族的国家里,居民主要由印度和巴基斯坦裔、克里奥尔人(欧洲人和非洲人混血)、华裔和欧洲裔组成。其中,华人大部分是来自于广东梅县的客家人。 早在1860年,居住在中国广东、福建的客家人开始大量涌入毛里求斯。随着时代的变迁,客家人队伍也在不断的壮大。在现今毛里求斯一百三十万的人口里,有2%是华人,而客家人又占据了其中的九成以上。 和许多华人在海外居住的社区一样,在路易斯港,唐人街蓬勃发展着。这里是华人经济和文化的聚集地,有很多中国餐馆、中国商会,还有大量的宗亲会,比如黄氏、李氏、吴氏等。华人的文化早已成为毛里求斯文化的一部分,春节便是当地的公共假期之一,人们每年还会在关帝庙庆祝关帝的生日。在曾繁兴的推动下,中国在毛里求斯首都设立了文化中心。这里还有很多中文学校,人们可以在此学习广东话、客家话或普通话。 在2013年10月举办的“国际移民与客家文化”学术研讨会上,曾繁兴以一名海外华人的身份,详细讲述了客家人从初入异乡的陌生不适到融入地方后得到当地人尊重的移民过程。他说道:“客家人的移民在一定程度上弘扬了客家文化,也促进客家文化在海外的进一步传播和发展。”同时,在他著有的《客家史诗》、《毛里求斯历史中的中国人》、《客家人的由来和传记》等书中,也不遗余力地向世界介绍和推广客家文化、中国文化。 杰出华人外交官 在曾繁兴30岁那年,毛里求斯正式宣告独立。对于这个国家来说,一切都是新的开始,新外交官的选拔被提上了日程。在一场选拔考试竞争中,曾繁兴脱颖而出,成为3名被录取者中的一员。通过选拔之后,他便被派到日内瓦国际高等学院攻读法律、经济和国际关系。学业完成后,曾繁兴即作为一名干练的外交官驰骋于国际舞台,开始了他的外交事业,一干就是20多年。 岁月不停更迭,但曾繁兴在外交上依旧保持年轻时的活力,积极推进中国同毛里求斯的合作,是他长期以来倡议和努力的方向。中毛的合作和友谊开始于毛里求斯独立之初,多年来,两国之间的友谊不断加强。此外,路易港和佛山市、波荷市和广州市都建立了一对一的交流模式。 在2015年8月举办的世界客商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研讨会上,曾繁兴介绍道,中国早期移民大多在毛里求斯的农村地区定居,在那里他们开零售店铺为印度劳工服务,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友谊,互敬互爱。在唐人街,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华人也有了自己独立的出口加工区…… “一直以来,都有一条丝绸之路连接广东省与印度洋,它不该被遗忘,它应当继续焕发活力,推动中毛两国经济、文化的交流与发展。”曾繁兴对记者说。 中毛交流使者 任毛里求斯文化部长期间,曾繁兴全力推动中毛两国的文化交流与合作。1996年和1998年这两年,他率毛里求斯政府文化代表团访华并与中方签署《中毛两国政府文化合作协定1998—2000年度执行计划》。1999年9月,他应邀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国庆观礼。从毛里求斯政府的艺术和文化部长职位退休后,62岁的曾繁兴开始在毛里求斯和其他国家举办推介中国文化的讲座。 2010年9月2日是第一位中国客家人抵达毛里求斯150周年纪念日,曾繁兴应邀赴中国文化中心,进行一场主题为 “发现中国”的讲座——《从梅县到路易港》;2013年10月,曾繁兴来到梅州,在由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和中国客家学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国际移民与客家文化”学术研讨会上,他以自身经历介绍客家人在毛里求斯的发展,希望专家学者通过研究客家历史及移民史,共同研讨客家文化的未来;2016年12月10日到11日,曾繁兴到广州,参加广州市社会科学院主办的“ 一带一路 倡议与全球化新模式”的国际学术研讨会,高度赞扬“一带一路”倡议,认为中国的这一倡议开创了不设置排他性规则,不搞封闭机制,有意愿的国家和经济体均可共商、共建、共享的包容性新型国际合作模式,是真正具有海洋意识和全球意识的远景规划;2017年7月,曾繁兴接受中国文化部和中国社科院的邀请,到北京出席中国研究专题研讨会,并做“共同价值观作为相互发展的关键”的演讲。 对话 华南地区与非洲、印度洋国家如何融入“一带一路”倡议 羊城晚报:在2015年8月举办的“世界客商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研讨会上,您曾提出过:“一直以来,都有一条丝绸之路连接广东省与印度洋。可惜的是这条丝绸之路被忽略了。” 那您如何看待当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曾繁兴:在当今社会,全世界都在看西方,但是西方世界也没有给出整个世界要如何发展的建议。 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倡议,我个人觉得这是一种远见,这也是世界所需要的,你必须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否则的话就会迷失方向。我们都知道全球化,可是当今的全球化被美国控制,以及华盛顿共识,一些国家利用华盛顿共识来压迫其他的国家。一些国家并不是很满意这样的全球化,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富的国家越来越富,穷的国家越来越穷。 “一带一路”倡议不是仅仅对中国有益,而对全世界也影响深远,大有好处。当然,有些国家不太满意,你不能要求一些仍深受殖民主义思想影响的国家对这个倡议表示满意。 羊城晚报:2015年的第四届“世界客商大会”上,您曾提出,从梅州松口到毛里求斯老大港的这条航线叫做“新松口—老大港丝绸之路”,对于您的老家,也就是这条线路的北起点梅州的发展,您有什么展望? 曾繁兴:曾经有人以为中国只是大陆国家、农耕国家,远离海洋,也有人误认为“海上丝绸之路”只是外国人来到中国的通商道路。其实,如果从华人华侨的历史,尤其从华南地区海客的历史上看,中国也是一个有悠久海洋远航史的国家。早在郑和下西洋之前,中国的海客,特别是广东、福建、广西等地的海客,已经建立了较成熟的经商甚至移民的海上交通路线。这就是为什么郑和每次下西洋时,都在华南沿海地区招募水手,不应该忘记,在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上,哪怕在海禁时期,也都曾活跃着中国人的身影。18、19世纪以来,沿海地区的人民,不仅到海外经商,还建立了移民交通路线。这些为了谋生流散在太平洋或印度洋上的小岛和沿海地区的客家、广府、潮汕、福建的“番客”,往返于移居国与故乡之间,既带来人财物的流转,也向散居地带去中华文化和华人的价值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1世纪初曾发起一个“印度洋之路”项目,旨在探讨印度洋岛屿起源的历史与文化的丰富内涵以及华侨与故土的联系。今天我提“新松口—老大港丝绸之路”,或者说我希望重新振兴南-北海上丝绸之路,实际上我要说的是,华南地区和非洲、印度洋国家如何融入“一带一路”倡议。 非洲市场的巨大潜力是众所周知的,一些国家,特别是毛里求斯,可以作为中国和非洲之间贸易与合作的桥梁。广州每年都会举办两次的广交会,在毛里求斯的华人和非华人的商人们,能够借这个机会进出口商品,也使得广州的认知度很高,松口、客家、广州、广交会……这些美好的文化记忆和碎片化资源是可以进一步整合到“一带一路”的具体合作中去,发挥巨大作用的。建立从梅州松口到老大港的直接联系,并把这个合作变得更加具体化,对两边的资源和市场,对文化交流都有很好的沟通与带动作用

您对此行程有建议或疑问,请留言

注意: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互联网的相关标准。
请注意语言文明,不要包含淫秽词语。
一分钟内只允许留言一条。

留言列表(0条